5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7 06:50:1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夜晚,来自全国各地的客商聚集在一家小卖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地一名头盔电商从业者称,据他观察,目前市面上被疯狂炒作的头盔大多是聚丙烯PP材料制成的三无产品,“安全性能差,一摔就碎,早已被我们淘汰,现在我们主要销售的是ABS材料制成的,更好的是玻璃钢、碳钎维,但售价太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媒体报道,一家注册用户过千万的比价网站数据显示,近半年来,市场上的头盔的价格相对平稳,却在5月突然上扬。比如,某品牌有2款历史最低价分别为139.5元和76元的头盔,在5月20日已分别涨至208元和229元。此外,非知名品牌头盔的价格也普遍由30元至40元涨到100元以上,即上涨2到3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盔一带”政策的出台,让头盔的需求量激增。国金证券研报指出,按新政要求估算,新增头盔需求缺口将超过2亿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黄牛党”层层加价 转手获利数十万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针对头盔价格不断上涨的情况,5月20日晚,公安部交管局除发布消息称,6月1日起,执法处罚的范围限定为骑乘摩托车不佩戴安全头盔、驾乘汽车不使用安全带的交通违法行为。对骑乘电动自行车不佩戴安全头盔的行为,继续开展宣传引导工作,暂未列入执法处罚的范围外,还特别强调,将依法严查价格违法行为,斩断哄抬头盔价格的违法链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8月,薛春艳的上海竞集公司申请破产。同年8月5日,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该公司的破产清算案。商户起诉后,法院认为该案为破产债权确认纠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激增的需求下,头盔价格也水涨船高。在某购物网站上,搜索“头盔”可看到,不少店铺都在首页商品推荐图上打上了“限量现货”“稀缺现货,今日必抢”“限购一个”等宣传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位上海竞集的商户在接受采访时说,薛春艳父母不是上海竞集的员工,公司却在给她父母开工资,把公司财务与个人财务混淆在一起。该商户在对澎湃新闻的采访中表示,能理解公司经营不善出现破产,这是正常现象,但是该商户感觉对方“提前设局”,让自己有种被骗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20日晚11点,仍有不少客商(摊主)围着货主讨价还价